麻衣相师

桃花渡

> 麻衣相师

第2章 糯米清宅 [2]

上一页目 录下一页

    少妇从我身上滑下去,就剩下哆嗦了。我冷冷的看着她,心说她要不是女人,我特么非踹她两脚不可。

    可少妇盯着我脸就红红的,跟看大英雄似得,软软的说谢谢你救了我。我还没让女人用这种眼神看过,心里突突直跳,都不好意思骂她了,好男不跟女斗,算了。

    少妇也知道事情让她弄棘手了,就问我那现在怎么办?

    我告诉她,那东西的来历我已经弄清楚了,等天亮就行了。

    到了天亮,少妇战战兢兢的跟着我回到了宅子里,一看那满地的糯米粉,吓的出了一头汗。

    只见那糯米粉上,除了我和少妇顺着红线踩出来的脚印子,还有许多其他的脚印子,这些脚印子一圈一圈的,像是有个人在地上不停的乱转。

    我跟着糯米粉的痕迹一路找,发现痕迹延伸到了一个墙角,就让少妇找工具来,得把这挖开。

    挖了不长时间,我就觉出碰上东西了,一看是个大木箱。等把箱子抱出来一打开,少妇“嗷”一嗓子都叫唤出来了。

    里面是一堆白森森的人骨头,右手骨缺一根食指。

    少妇知道自己跟这东西同居了这么久,一口气差点没喘上来,喃喃的说这到底是什么人啊?

    我说这就是以前的房主——那个所谓出了国的有钱渣男,现在真成了渣了。

    少妇顿时就傻了,说那怎么可能?

    我拿了根木棍,把尸身上的烂衣服挑开,里面跌出一堆身份证护照之类的东西,都属于一个叫张胜才的。

    少妇见过前房主名,脸一下白了,看来我果然没说错。

    清宅的法子绝对不会出问题,只要是外来客统统可以赶走,但只对一种身份不起作用——本地的主人。房子建成之后,除了少妇自己,只住了渣男夫妇一户,也只能是他了。

    房子恰巧是阳宅阴造,他埋在这里,房子就等于他的坟,他想出都出不去,对他来说,少妇才是投怀送抱的外来客,不摸白不摸。也是我倒霉,特么第一次清宅就清到墓主人头上来了,上人家坟地让墓主滚蛋,他不翻脸才怪呢!强龙不压地头蛇,要不是我反应快,我和少妇都得搭进去。

    而张胜才的老婆自从卖了房子给少妇,也没了踪迹,现在看来,估摸是他老婆对他沾花惹草的事怀恨在心,杀了他埋在这,谎称他出国,自己逃了。

    难怪当时他附在少妇身上,喊了那句:“凭什么赶我走?”

    可这个时候,少妇像是想起来了什么,喃喃的说道:“怪了……”

    我问她这话啥意思?少妇这才告诉我,说这个张胜才是做装修的,她以前因为工作关系碰巧见过,确实是个渣男,但并不是断指啊。

    也是,人入土时身体什么样,魂魄也就保持成什么样,所以中国传统,无论怎么死的人,都要留个全尸。这么说是张胜才老婆在杀他之前,特意砍了他一根食指?她为啥这么做?

    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!
上一页目 录下一页